首页 新闻报道 禁毒动态 毒品常识 禁毒文化 禁毒视图 戒毒指南 互动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禁毒文化 >> 禁毒史话  
世界头号毒枭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7-09-08 作者:系统管理员 访问次数:7168
    20世纪60——70年代,西方国家将罗星汉列为全球通缉的第一号大毒枭,并送其一个绰号为“鸦片将军”。他的活动范围在北金三角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泰缅边境一带,金三角闻名世界首先由罗肇始。而坤沙则是从70年代崛起的、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被列为世界第一大毒枭,人称“海洛因大王”,其活动范围在南金三角泰老缅三国交界地带。

  坤沙与罗星汉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两人的家庭背景相仿,经历也差不多。罗星汉家族是果敢首富,坤沙的父亲是掸邦莱莫部落的土司。论年纪,罗星汉与坤沙相近稍长,但在江湖上两人却排不在一辈。金三角人说,罗星汉是金三角第一代“创业者”,而坤沙则是鸦片王国的第二代“创业者”。1962~1978年期间,是罗星汉、坤沙两大毒王争霸的时代。

  两名大毒枭一南一北仅相距百余里,在金三角地区呼风唤雨,各领风骚数十年。

  鸦片将军与杨二小姐

  罗星汉1934年生于果敢,缅文名字叫“畏蒙”。他的祖上就是跟随在亡国的南明永历帝身边的一名副将,传到他这一辈刚好是第十代。因为是亡国孤臣之后,罗家立下祖训,隐瞒其祖上历史。因此虽有家谱传世,却由于家人严格守训,致使数百年间外人不得而知。

  20世纪40——50年代,果敢和莱莫山逐步形成了少数民族种植、旅缅汉人收购和贩卖鸦片为主的格局。汉人赚得的钱远超当地土著民族,罗父罗朝兴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已是富甲一方的“罗四老板”。

  国民党残军93师溃退到果敢后,招兵买马进行军事训练,组织人开荒垦地,种植罂粟并贩运鸦片,很快就成为当地最大的一支鸦片武装。金三角制毒也因国民党残军进入而步入了第一个高峰期,鸦片年产量在50年代末已达700吨,占当时世界非法鸦片年生产总量的50%。

  93师在果敢开办了反共军事学校,网罗了很多人入校学习,其中的几个少年日后成长为震惊世界的人物。他们是罗星汉(时年13岁),后来的“果敢王”彭家声(14岁),还有坤沙(年纪稍小,但20岁才入果敢军校学习)。1948年罗星汉从果敢官立小学毕业后,进入当地由国民党残军开办的这所反共军事学校学习。教官是国民党残军中出身黄埔军校的老兵,首批毕业的22名学员均被授予少尉军衔,罗星汉是最小的一个,仅14岁。据说其时的罗星汉成绩一般,但野心与志向却很大,因经常给当地的国民党残军军官跑腿打杂,颇得喜爱,军官们给他起了罗星汉这样一个中国名字。

  从军事学校毕业后,罗星汉出任当地土司杨家自卫队的分队长。在土司杨氏家族中,不能不提到传奇人物杨二小姐杨金秀。杨二小姐是土司王杨振材之妹,据说貌美如花,生就一副倔犟性格,自幼喜着男装习文练武,成年后手使双抢,走马贩运大烟土。她的土司大哥虽有上千人马,但她18岁时就拥有了属于自己的200余人的私人武装,这支武装的队长,就是后来声名远扬的罗星汉。50年代,罗星汉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失利,强迫老街居民和他一起撤退,大约有800户跟他走了,罗走时放火烧毁了老街。这是老街自抗日毁于战火后第二次被毁。

  罗星汉比杨二小姐小十多岁,得助于杨二小姐的赏识而最终成为果敢历史上最有名的“国际风云人物”——六七十年代排名第一的大毒枭。凭着自身的才干,在早期的走马贩毒生涯中,罗星汉成为杨二小姐的得力助手。有一年,罗星汉闲居家中,染上了赌博恶习,输钱举债,同父亲闹翻,多亏杨家二小姐帮忙,才使他跳出了赌场,还清了债务,还开办了一家专门销售大烟的公司。杨二小姐有一天心血来潮,独自一人开着吉普车深入缅甸政府军控制地区,她以为别人不认识大名鼎鼎的杨二小姐,结果却在一个哨卡被政府军情报人员客气地请下车,软禁起来。罗星汉数月后瞅准机会,以伤亡数百人的代价与政府军血战一场,抢回了杨二小姐。从此,罗星汉在果敢的权势如日中天。

  20世纪60年代,土司杨家的家族武装被缅甸政府军击溃,罗星汉与自卫队很多人投奔到国民党残军的羽翼之下。1963年8月17日,缅甸军事侦探部及东北军区同时行动,对果敢地区的头面人物进行了搜捕,杨文灿在仰光、杨振材在腊戍、杨二小姐在仰光、罗星汉在东枝几乎同时被抓。不久后,罗星汉以共同对付缅共武装并承认缅甸政府的领导为条件,与政府军媾和。缅甸政府果然很快将其释放,并配给人马枪支,委任他为果敢自卫队队长,让他回果敢镇压“叛乱”部队。罗星汉手持缅政府授予的“尚方宝剑”杀回果敢,趁机完全瓦解了杨家武装,自己取而代之。再因“剿匪”有功,当上了“果敢县人民政府主席”,“杨家自卫队”就此改换成了“罗家自卫队”。罗星汉领着一部分原“杨家军”,在果敢地区办起了武装护镖(鸦片)的古老行当,专门替鸦片商人长途贩运充当保镖。因为果敢地区是当时缅北主要的鸦片集散地,他的镖局生意越来越红火,个人势力就越来越大。

  罗星汉与彭家声、土司王杨振材兄弟并称为果敢的“小三国”。罗星汉还在腊戍建立了果敢反共军校,自任校长。做大了的罗星汉以腊戍为中心,每年指挥两次运输量在200吨左右的鸦片倒卖,收入甚丰,总利润额在六七百万美元之间。罗星汉拥有数千匹骡马的马帮从事毒品贩运,他还自建若干个海洛因提炼工厂,有许多宽大的毒品仓库。在罗星汉手中,鸦片产供销组成了一条龙,他成了金三角地区第一代“鸦片大王”。

  贩毒史上赫赫有名的鸦片战争

  1967年,“鸦片将军”罗星汉与后起之秀、“海洛因大王”坤沙之间爆发了一场贩毒史上赫赫有名的鸦片战争。罗星汉的地盘在北面,以孟东为基地,蛮通寨为大本营。往来贩毒大部分由北向南经泰老缅三国交界的山地林间穿过(这正在坤沙地盘附近),并小心翼翼地避免和日渐强大、正与其争夺毒品市场份额的坤沙集团正面相撞。

  罗与坤沙这一战,在果敢尽人皆知。果敢特区公安局人员向记者透露:因为“鸦片将军”每次亲自出马携带的毒品数量都非常惊人,那一次他们贩运的鸦片足足有几十吨(据说有四五十吨)之多。肥肉老从嘴边过,坤沙怎么可能不下口?坤沙与军师张苏泉派人从果敢跟踪罗40多天,并亲率三千多人设好埋伏,等罗入网。

  “后进青年”坤沙从“鸦片将军”手中抢得数十吨鸦片,不但增添了财富与实力,而且名声大噪金三角,从此牢牢控制了“道上”的大部分毒品生意。

  1973年2月,罗星汉集团在同坤沙集团争夺毒品市场的多起冲突中一再落败,越来越失势。他以出色的外交能力说服了当时掸族学生派武装和一些不愿归顺政府的民族武装加盟,搞出了个掸邦同盟军,罗星汉出任总指挥。同年7月,缅、泰两国政府趁势联合行动,缅军在美国援助的24架直升机掩护下,出动精锐第99师、77师及5个快速营、炮兵营,总兵力在3万人以上。泰方先后出动了1万余边防警察截断了罗家军的退路。在缅军强大的攻势下,罗星汉设在泰国北部莱吉山的老巢被攻陷。罗仓皇出逃到了缅泰边境泰方的蛮通寨。

  7月16日下午,一架直升机飞抵蛮通寨,一名泰国军官与罗会面晤谈了罗未来有何打算,罗提出了几个要求。第二天,直升机再次飞临蛮通寨,罗星汉悠闲地抽着香烟,不顾准备血战到底的部下的劝阻,随泰国军方人员登机而去。7月17日下午,泰国政府发言人对外宣布“鸦片将军罗星汉已被正式逮捕”。随后罗被用专机送到曼谷监狱关押。同年8月2日,被引渡回仰光。缅甸政府以“叛国、贩毒、破坏国家经济政策”罪名判处罗星汉死刑,后又改判终生监禁。

  罗星汉在仰光的水盛大监狱开始他的南冠岁月。直到他入狱7年后的1980年,奈温组成的军人新政府上台,同年5月28日宣布全国大赦,时年45岁的罗星汉才得以出狱。他出狱后金盆洗手,首先亲赴泰缅边境,说服了弟弟罗星明的“掸邦新革命军”走出莱朗根据地,返回腊戍与缅政府和解。其后他以巨额毒资转行经商,现号称缅甸华族第一富商。

  缅甸最有影响的商人

  现在罗星汉经常开着一辆白色私家车出入仰光,作为当今缅甸最有影响的商人,是缅甸“亚洲世界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有一帮人受他和他儿子史蒂文·劳的管理。

  罗星汉现在告老休息了。但1996年美国政府以“毒品嫌疑”的理由拒绝了他访问美国的签证。对此罗星汉显得有些无奈而又气愤:“我现在违反了什么法律吗?我去看看我的儿子不行吗?”

  泰国销量最大的中文报纸《世界日报》在2002年2月29日刊登了缅甸腊戍云南会馆和云南同乡会各一整版的广告,还有“果敢民族文化总会”四分之一版的广告,内容都是祝贺果敢民族文化总会“罗星汉主席与张凤轩女士”金婚纪念。

  “鸦片将军”罗星汉销声匿迹三十年后,摇身一变,成了缅甸军政府顾问和主管少数民族的和平团结委员会主席。

  广告贺客中还有一个就是大名鼎鼎的张苏泉,他当年在罗星汉情势不妙时曾助罗逃亡泰国。广告上另外还出现了一些“人间蒸发”多年的前毒枭,显然这些人如罗星汉、坤沙一样,都“归顺”了缅甸政府,而且第一次在媒体上公开现在的身份向罗星汉道贺。知情者说,曼谷的美、泰禁毒官员终于知道,70年代追捕的大批大毒枭如今得意地同聚于仰光,难免同声叹息。


网站连接>>>
·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信息 · 邮箱登入 ·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8983号-2
投稿邮箱:1684872020@qq.com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宁波禁毒网
访问量 13069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