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报道 禁毒动态 毒品常识 禁毒文化 禁毒视图 戒毒指南 互动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 >> 禁毒文化 >> 禁毒文章  
青少年涉毒问题调查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29 作者:系统管理员 访问次数:5589
我国贩毒、吸毒群体低龄化趋势愈来愈严重,青少年吸贩毒群体的人数正在以每年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一年前,刘某还是一位刚从名校毕业步入职场的大学生,学习设计专业的他初入职场便已小有名气。而当《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甘肃省一个戒毒所见到刘某时,刚过弱冠之年的他表情机械,并且染上了性病。葬送刘某的就是2013年底聚会时“朋友”提供的一口毒品。

  2015年5月底,广州增城警方破获了当地有史以来最大贩毒案,警方从涉案女毒枭租住的两处房间缴获毒品169公斤。而这个女毒枭年仅25岁,在20岁染上毒瘾后,开始当马仔运毒,并于2014年成为掌控多地贩毒网络的女毒枭。

  这些年轻人本该有着美好的未来,但在毒魔制造的“白色死牢”中,他们的青春年华再无生命光彩。

  《2014年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35岁以下吸毒青少年已占在册吸毒人员总数的57.1%。在2014年新发现的46.3万名吸毒人员中,18岁以下吸毒人员1.8万名,18岁至35岁吸毒人员占近7成。

  公安部门提供的数据则显示,2014年全国抓获毒品犯罪嫌疑人员16.9万名,其中年龄在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6成。

  接受《瞭望》新闻周刊采访的北京、上海、广东、甘肃、云南、福建、辽宁、山东等地公安部门介绍,我国贩毒、吸毒群体低龄化趋势愈来愈严重,青少年吸贩毒群体人数正在以每年两位数的百分比增长。

  毒魔笼罩青少年群体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多地采访调查了解到,当下青少年吸毒的方式已呈多种多样、遍地开花的态势。

  其一,网络吸毒,“开房”“群嗨”。公安部门介绍,从2010年开始,网络吸毒成为青少年吸毒的重要方式。

  2014年6月份,公安部督办的“2014-290特大网络吸毒案”告破,警方在上海抓获互联网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3440名,多为“年轻一族”。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吸毒者人手一根管子插在一个塑料瓶子里,面对摄像头毫无顾忌地大口喷吐烟雾,并用文字交流吸毒感受。

  而2011年公安部破获的我国首例特大网络吸贩毒案,查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1.2万余名,其中吸毒者绝大多数都是20岁左右的青少年。

  其二,现实中聚众吸毒。相比网络吸毒,青少年现实中聚众吸毒更为常见。警方介绍,为了逃避打击,近年来被毒魔侵蚀的青少年将吸毒场所由娱乐场所转移到出租屋、不为人知的会所、农庄、家里、日租酒店甚至汽车里。

  例如,2015年3月17日,江西省新余市警方在一山庄内捣毁一个特大聚众吸毒窝点,缴获K粉等毒品20余克。现场抓获涉嫌吸毒人员59名,大多数为35岁以下青少年。其中有10名为未成年人,年龄最小的仅14岁。

  其三,在校吸毒。随着青少年吸毒群体激增和低龄化趋势越来越严重,毒魔的黑手在不知不觉中向学校延伸。

  北京警方介绍,冰毒、大麻等毒品正依附于音乐、艺术等文化现象在校园内传播,发展趋势明显,毒品文化存在盛行的可能性。2014年5月,公安机关接到举报,在某音乐学校宿舍内有学生吸食大麻类毒品,民警先后在宿舍及周围抓获1名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嫌疑人和9名吸毒人员。

  记者在采访调研中了解到,目前几乎所有省份都已发现在校学生吸毒问题,并且呈迅速增长趋势,涉毒学生年龄越来越小。“学校已经没有围墙了。”公安部禁毒部门一位负责人说。

  公安及禁毒部门介绍,目前我国青少年涉毒呈现年龄越来越低、吸毒者身份分布越来越广、毒品类型越来越多样、吸毒场所越来越隐蔽、聚众群体吸毒的青少年越来越多、人数增长越来越快等特征。

  毒品已成青少年犯罪主要源头

  在毒魔的控制下,吸毒的青少年沉湎于虚幻的自我体验中不能自拔,导致身体器官衰竭;为了筹毒资,更不惜偷盗、抢劫、杀人、卖淫……吸毒青少年不断增多导致青少年犯罪率不断上升,毒品已经成为青少年犯罪的主要源头之一。

  “陪溜妹”是近年来随着新型毒品蔓延在部分地区兴起的一个新“职业”。这些女孩子大多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提供陪吸、贩毒、卖淫一条龙服务,而且还怂恿别人吸毒,扩大吸毒群体。同时“陪溜妹”还是艾滋病病毒携带、传播的重要群体。

  今年23岁的王某从19岁开始做“陪溜妹”,直至去年进入强戒所。王某18岁从福建闽北老家出走,独自一人来到厦门。在泡吧时先接触了摇头丸、K粉,后来觉得不过瘾,又“溜”上冰毒。为了筹措毒资,租了一处套房,利用色相招揽男性毒友到其住处“溜冰”,她则负责“陪溜”。“客人”用完了毒品,就找王某买。

  王某已多次堕胎,失去了生育能力。“吸毒的人死亡率很高,吸上几年后,各种肺病、肝病、肾病、性病,甚至艾滋病什么的就都得上了。”王某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更严重的是吸毒导致的幻听、妄想迫害症、精神恍惚等“神经病”。她被强制戒毒的前一天,一位男性毒友因“溜”多了产生幻觉,抱着不满一岁的孩子从楼上跳了下去。

  “只要吸上一口,过的就是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毒品葬送了我的人生,我也害了别人。”看着满胳膊的针孔和疤痕,王某眼神了无生气。

  多地公安和禁毒部门介绍,女性吸毒者中有很大比例通过卖淫来维持吸毒行为,这些人性病患病率很高,已成为艾滋病的高危受害人群和高危传染源。

  毒品葬送的不仅仅是吸毒者个人的人生,而是“一人吸毒,家破人亡”。2013年,南京吸毒女、22岁的乐燕外出吸毒不归,致两名幼女饿死家中,举国震惊。

  像这样的案件并非个例。2014年2月19日,兰州人杜某某在家中因吸毒过量产生幻觉,拿起石头对准正在熟睡的母亲头部砸了下去,致母亲死亡。之后,杜某某将尸体藏匿于床柜内,继续回房睡觉。2月21日,杜某某将其母尸体肢解后抛入黄河。

  “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一人吸毒,全家遭殃。我从事禁毒工作近二十年,没见过例外的。”兰州市社区禁毒专干刘晓红说。

  青少年禁毒工作仍需调整

  “危害个人、危害家庭、危害他人,这些危害都是外在表现,青少年涉毒真正的危害是对社会环境和国力的侵蚀。青少年涉毒问题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北京市禁毒教育基地管理中心副主任、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副秘书长曲晓光说。

  但《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全国多地采访调研发现,目前我国青少年禁毒工作在多个环节仍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吸毒青少年信息登记入库问题。登记,难以回归社会;不登记,难以实施强戒及跟踪管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及《吸毒人员登记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一旦发现吸毒人员后,其相关信息将被录入吸毒动态管控系统,实现全国联网并由公安机关对其跟踪监控。未成年吸毒者被查获后,公安机关一般不实施治安处罚,而是交给家庭进行监管,并辅助社区戒毒等措施,但其信息也将被录入吸毒动态管控系统。

  “对青少年吸毒者的登记入库,我们一直慎之又慎。”兰州市公安局缉毒支队一位资深干警说,“一旦入库,这些孩子一辈子都会背着吸毒者的标签,这辈子就毁了。但不登记入库,又没法进行强制戒毒、跟踪管理等帮戒,就会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采访中《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发现,吸毒记录基层派出所就可查询,虽然便于对吸毒人员管理,但我国目前升学、就业、入伍等大多事宜都需要提供政审证明材料,而这些材料的开具都在基层派出所,这样使得只要是被吸毒系统登记在册的未成年人,政审材料几乎都会被认定为不合格,影响正常的就业和生活。

  此外,因有吸毒记录存在,吸毒者在外出住店、旅游时都会触发报警,随即会被警方强制尿检,这对青少年心理及生活都会产生负面作用,易导致其“破罐破摔”。

  其次,社区戒毒工作执行不到位。

  根据禁毒法,初次发现的吸毒成瘾人员可责令其接受社区戒毒,而经社区戒毒后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可对其进行强制隔离戒毒。但记者调研中发现,现实的情况是我国不少地方对禁毒法及《戒毒条例》中规定的社区戒毒工作执行并不到位。社区戒毒的主体是乡镇、街道、社区,而这些基层组织的社会控制力非常薄弱,使得一些地方的社区戒毒人员处于无人监管的放任状态。

  另外,各地社区卫生机构水平参差不齐,特别是农村地区难以承载社区戒毒功能。

  “不能片面强调吸毒者特殊病人的属性而放松了管理。”河北省戒毒管理局局长张书奇说。采访中,一些省份禁毒部门的领导及专家认为,与强制隔离戒毒相比,社区戒毒是在一个相对宽松和开放的形式下进行戒毒治疗,这是其优点。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容易错过对青少年吸毒者的最佳戒断时机,并出现边戒边吸、多次复吸等不良结果。

  最后,毒品预防教育严重滞后。

  “在预防上投入1元钱,在打击上就可少花10元钱。更主要的是可以让青少年远离毒品,这是无价的。”甘肃省临夏州禁毒办主任熊斌说。

  采访中一些禁毒部门负责人和专家表示,我国目前的毒品预防教育严重滞后,宣而不教、内容陈旧、流于形式、缺少互动等问题很突出。特别是在校园内毒品预防教育开展不够,青少年对毒品预防的知晓度和参与度不高。“毒品预防教育广告约等于没有,更遑论列入中小学教学计划。”多地禁毒部门负责人说。

  毒品预防教育严重滞后,其表现就是青少年吸毒人群飞速递增。国家禁毒办副主任李宪辉说,2008年,登记在册的18岁以下吸毒人员有7000余人,2014年上升到了近3万人,上升幅度很大。由于对毒品的无知或警觉度不高,多数的吸毒青少年染毒是因为别人提供毒品。


网站连接>>>
· 关于本站 · 网站地图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隐私声明 · 版权信息 · 邮箱登入 ·
技术支持: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08983号-2
投稿邮箱:1684872020@qq.com
Copyright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宁波禁毒网
访问量 13070006